【OUTSM X 強尼】衝浪雜誌關於臺灣的報導

今天要介紹什麼呢?

也許大家不知道早在2006年台灣也有被國外的SURFING雜誌寫過報導呢

以前強尼有買衝浪的雜誌

現在因為網路很方便

所以就沒有再買了

強尼有二三十本雜誌

但是KELLY說他只有七本

▼不信你問他

17065885908_d99891d2c2_z.jpg

給大家看一部分強尼的小收藏

16633448493_de914fa30d_z.jpg

沒事就會翻一下

大便的時候就會翻一下

16633448303_87cf969e90_z.jpg

好的重點來了

大家看看下面寫的

TAIWAN

是不是!真是光榮

17065885678_0cf017f283_z.jpg

▼翻開第一頁就是三仙台的照片

17253103091_7c074f8e4a_z.jpg

你看Outside一道一道黑龍波

▼右下角寫了

這是一個介紹Dan Malloy, Peter Mendia, Joe Curren在台灣的冒險故事

17253663215_b0cf3347a3_z.jpg

為了讓大家融入這個故事

強尼先幫大家找出這三位的影片讓大家先看一下

▼第一位Dan Malloy

▼第二位Peter Mendia

▼第三位Joe Curren

▼第一張照片就是完美的左跑浪

17227684336_afb3198d70_z.jpg

解密台灣無止盡的衝浪潛力

17227684096_6754d7827e_z.jpg

這一篇文章是目前強尼寫過最花心力的

由於強尼第一次打算自己翻譯的時候失敗了

後來求助網友”咻咻“的幫忙

附上咻咻的部落格:http://sjugo1227.pixnet.net/blog

所以大家今天才有辦法享受這一篇文章

以下強尼就不贅述英文的部份

直接將每一頁下方的英文翻譯給大家看喔

大家也請幫咻咻翻譯鼓鼓掌

他可花了好久的時間呢


翻譯正文開始
(上班時間你看衝浪文章還可以賺錢,賺到惹)

不遠處,我看見一個男子

鮮艷的顏色瞬間捕捉了目光,

那人一套橘色亮眼的連身裝,逐漸逼近。

可以猜想出他是衝著我們來的,

很快的就走到Peter Mendia 和 Dan Malloy 等浪的位置,

似乎想告知什麼。

不過,在沒人知道發生什麼事前,

只見他拿起了銀色的哨子奮力一吹,

隨後急忙地指向我們大聲叫囂,“No, No!”

嗶∼又一次,再吹了一次哨聲,

一邊經過了我剛駐足很久,

拍了很多照片的珊瑚礁岸邊。

那名身材精瘦的男子真的很在意有人在這邊衝浪,

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像是在出勤務或是工作吧?

不久後他又大聲喊著,“Danger, Danger”.

簡單的警告英文單詞在台北還滿管用,但不一定適用在台灣的任何一處。

17066098470_b89bb16629_b.jpg

▲尤其是在海上, 輪流鑽管正過癮時,

是我還狀況外嗎? 在這邊不是該用手勢來替代嗎?

說英文, 能保證誰知道你在說什麼? 還真不懂, 那句掃興的話語。

這可是精心策劃的海上派對,

我們一行人Peter Mendia, Joe Curren, Teasha Burkman和我

早在抵達台灣的第二天,

就決定簽了一個禮拜的租車合約,

兌換一些台幣旅費, 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去安排行程與景點。

幻想著這一切完美的計劃, 求好心切地在記事本上寫了又改不知幾次。

心想, 這可是一個不容錯過的機會,

一定要找到台灣最棒的浪點, 留下紀念。

你們一定很好奇, 一群外國人台灣為什麼這麼興奮著找尋著浪點 ?

給一點提示, 跟衝浪產品的事業無關,

與短板上面印著Made in Taiwan 無關, 只為了滿足我心中簡單的疑問, 好奇心使然。

這個問題, 困擾著我許久, 身旁好多朋友討論到台灣衝浪的經驗,

出乎意料的多。 經過了一些時間的資料收集,

還是無法獲得一個能夠說服自己的的解答。

只見艾利颱風的暴風圈籠罩整個福爾摩沙島,

本島陸地想必是風雨交加, 那海上呢?

可以衝浪嗎? 我們該到哪邊去衝颱風浪好?

於是我決定, 去台灣, 我自己去揭開這個神祕的面紗。

當我們抵達台灣的時候, 卡奴颱風已經由輕度颱風轉為強颱。

不到24小時, 它的行徑速度之快,

迅速地由東南向西北的方式掃過台灣北部, 最後抵達上海。

17275885585_7130520a53_b.jpg

▲卡奴颱風(它一定根銀行借很多錢,他是卡奴耶)

而在這段時間,

我們想盡辦法在中途找到一個地點, 攔截這些大能量。

一定有個浪點,

與這個熱帶氣旋夾最佳角度,

讓這些強而有力的湧浪製造出最棒的浪管。

台灣東海岸與西海岸,

一凹一凸的地理相對位置, 猶如八卦裡的陰陽組合。

沿海的環線道路,

有點像是洛杉磯到聖地牙哥加長版的I-5公路,

一邊面山一邊靠海。

西海岸從台北到高雄距離較遠,

還記得從中部乘坐客運到台灣南端,

花了足足7個小時的車程。 路程中, 看到了複雜的公路系統無止盡的延伸,

路上幾次交通堵塞到無法動彈, 吵雜的引擎聲與汽車廢氣排放。

台灣, 可是全世界人口密度第二的國家, 只僅次於孟加拉。

對比之下, 東海岸相對寧靜許多, 時間也跟著我悠閒了起來。

可以理解的是, 群山環抱著東海岸, 退去了一些城市喧嘩與雜鬧。

沿途的公路風景優美, 沒人急著搶道,

一切的一切都是這麼自然。 我還可以一邊開車一邊注意著海上的變化。

此時, 盡入眼簾的是, 一道道颱風帶起短週期, 不斷推進來的湧浪。

沒有目的地的我們, 越開越遠, 岸邊的浪高也從腰浪開始越拉越高。

基本上, 在複雜的地圖中, 我簡單的只在乎那些靠海的城市。

例如, 龍洞南口、 八仙洞、東河、王功、東澳,

還有那個最遙不可及的小叮噹科學園區等。

17066098150_3eed024d25_z.jpg

▲帥氣的Carve在那巨大的浪壁上

16631186644_252038465d_b.jpg

▲看了一下比例尺,

暫緩了那些天馬行空的想法。 仔細想一想,

既然都到了東海岸, 很高的機率可以” 遇到 ”最棒的浪點吧?

於是, 我們決定用最原始的方法, 挨家挨戶的地毯式搜索。

但實在是太多選擇了, 珊瑚礁岩、岩岸、鵝卵石河口、港口堤防,

幾乎每五分鐘的路程就需要下車探勘。

一段時間後, 找不到我們想要的黑龍波,

開始感覺到這個方法只是在浪費時間。

“找到浪點再叫我一下吧”,

Joe一副厚臉皮的說出這句話,

然後就靠著睡著了。

話說當初這個方案還是他提的建議。 不用說, 我也知道要這樣做。

等到浪點自己來跟你說, 歡迎光臨, 裡面有大浪讓你衝喔 !

不久, 穿過一個隧道, 眼前一陣陣白煙規律的沿著岩岸邊擴散,

引起了注意。

回頭的一眼瞬間。 那只紅旗飄揚, 莫名的讓我們興奮地朝著它前進,

試圖找到最近的通道。

打了方向盤迴轉, 按著路邊指示前進到一個停車場,

裡面停了一半的大型遊覽車

17253661625_2a82ea7a5b_b.jpg

▲巨大的管浪,這可是台灣

17227682806_1d2e6c904c_b.jpg

▲台灣的夜市文化攤販

17066097100_9d51383b97_b.jpg

▲台灣菜鳥衝浪團

想當初強尼剛衝浪的時候也有加入這個家族呢

那個時候台灣流行(奇摩家族)

強尼快透露出年紀了

17227682276_5cbdcc142d_b.jpg

▲但旅客實在太多了, 整個視野都被占滿,

我不斷的移動閃開他們, 只想找到一個可以看到整個view的點。

我們沒有花很多時間猶豫, 在看到那浪況的時候,

馬上回頭奔去準備裝備。 真是難以形容的完美鏡面,

兩人高的右跑浪, 這裡根本就像是亞洲版的夏威夷Sunset浪點, 無人出其左右。

看來Peter 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還興奮,

領著先鋒破冰, 花了將近10鐘游出outside,

向我們證明浪真的又順管又捲。

Curren也整個復活了起來,

那一幕很深刻, 在浪頭上只看到他盡情甩著繡上羽毛的短板, 用力揮舞著。

值得一提的是, Joe追到一道最高又猛的浪頭,

就當裁判即將要舉起perfect 10分的牌子時,

一頭猛烈的蚌殼精突然邪惡的整排蓋掉了, 上演了再見了可魯。

在我們最後收工前, 為了向這個完美東岸的浪致敬,

Joe奮力地尻出了連續兩次的carve ,

浪壁上雕刻出的軌跡就像魚叉一樣,

鑲入這片美麗的海洋。 留存在心中的事, 每個人都是一樣, 依依不捨。

16631185384_59233608f9_b.jpg

即使天色已經暗了, 這些男孩仍是流連忘返。

Peter和Joe 在浪上不斷著環繞四周的景色,

串起了一幅360度的全幅畫面, 沉浸在一個氣氛中。

不, 是一幅畫。 漸淡的光線褪去暗了下來,

高聳的山區壓出暗紫色的光暈, 就像一道超現實畫風的東方橋樑,

完美的弧線座落在那些遊客上方。

那些色彩深刻地烙印在我的心中,

在與朋友介紹台灣的時候, 是我最好的劇本。

隔天早上, 也許是隨著這個熱帶低氣旋距離靠近,

恰巧達到了湧浪的反趨點, 浪高下降至昨日的大約1/3左右,

風向也由強烈陸風offshore轉弱。

我們一行人便趁這個休兵的機會,

當個稱職的觀光客到四周晃晃,

開車往上逛了一連串雄偉的千年洞穴,

裡面還有許多掛著華麗飾品的佛像, 是一個充滿了宗教意味的景點。

很高興在這裡能夠了解台灣的文化,

不過還是很難不在意左前方那個浪點。

過一會兒, 我們一行人還是按耐不住衝下水。

Peter趕快跟Joe借了魚板並滑到outside。

不過潮汐轉換開始變化之時, 開始看到幾道浪組開始推進來,

潮位太低讓石頭也露了出來。

只見Peter踩著Pavel twin fin魚板在一陣兵荒馬亂之中, 悲劇斷了腳繩。

可能在是懲罰他平時太少燒香拜拜了,

還敢在這個聖地衝浪, 活活被佛祖教訓了一頓。

17227681736_d21b1da4c4_b.jpg

▲上面說假如你被小橘抓到你在颱風天衝浪

你就會被罰200美金

呼,颱風天衝浪強尼也很不喜歡看到岸上亮亮的橘色

我們往南行駛, 往回到住宿的民宿, 也是該與Dan Malloy會合了。

原本預計是昨日從印尼飛過來台灣, 但因為班機受到風雨的影響而抵累。

話說如果待會他真的出現, 真不知該不該告訴他那個超屌浪點的秘密,

怕他會太興奮。 不過仔細想想,

他才剛去峇里島待了一個月, 其中還有10天是待在Trader IV浪點,

暫時不太知道要怎麼開口跟他描述前幾天的經過, 小巫見大巫。

一開始還認不太出來, 看到一段時間不見的Dan,

頭髮留的超長, 起初還以為是他失蹤的雙胞胎弟弟Jebidiah 。

他穿著長袖法蘭絨, 留著像 Jerry Garcia茂密的山羊鬍, 跟我以前認識的他不一樣。

不過, 他開始對著我笑得燦爛, 牙齒白露出熟悉的笑容, 老朋友終於又團聚了。

在我們這一群中, Dan是一個善於衝浪文化交流的親善大使,

當他到一個新的國家的時候,

都可以散發出他與生俱來的感染力, 熱情地與當地人打招呼。

還有一個, 那種快速融入當地文化的一種天賦, 就像在自己家鄉一樣自然。

這些優勢都是讓他在衝浪比賽中提早退休的一個原因,

還可以環遊世界。 在我心目中, 他才是一個世界級的最佳衝浪選手。

其實Dan在尚未抵達台灣前, 便已經與朋友做過多次的聯繫,

了解這邊的情況可能還比我們四個幾天前接觸的還多。

隨後, 便帶著我們去認識新朋友

Toumei – 一個聰明又親切的長板選手,

(沒錯就是你知道的Toumei)

在台灣有自己的衝浪店, 還有負責嚮導日本的朋友來台衝浪旅遊。

他親切又仔細的向我們介紹, 如何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旅遊陷阱。

還有解釋前幾天, 最重要的, 我們看到與體驗到的颱風浪況。

他敘述在台灣, 衝浪的運動雖然才剛起步, 不過已經開始快速的一些人氣。

有趣的是, 無拘無束的衝浪客與無窮無盡的遊客,

可以在一些景點可以一起看到。

例如, 記得在那個景點附近, 在主要的海灘上塞滿了人山人海的遊客,

海上也不時看見香蕉船跑來跑去, 不過右邊則是一個衝浪客可以衝浪的浪點。

接著我們花了三天的時間去附近的國家森林旅行,

參觀了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Marine Biology)。

那幾天剛好是中秋節,

我們漫步在台灣最有特色, 燈火通明的夜市大街上。

也經過了賣青蛙下蛋(frog egg)的攤販、幻多奇

博物館(a dream theater of the bizarre), 配上咚ㄘ咚ㄘ的disco電音。

路上還看到了光上身穿著美國緊身褲的超人、義大利風的鞋店、

租借電動機車的店家, 還有肯德基(Kentucky Fried Chicken )。

17046228227_285b31ab09_b.jpg

▲Joe說下次下這種浪他會帶6呎10來

17253660065_da17256b8c_b.jpg

17253099261_d5bb1c690a_b.jpg

▲隔天再次與Toumei會合,

我們把幾天前看到的台灣特色與他分享,

還有跟他說那天我們在八仙洞衝的有多高興。

你們算是很幸運, 好佳在沒遇上麻煩事, 他說。

在台灣, 如果是颱風暴風半徑正在附近,

沿海的區域都是禁止海上活動的,

即使那浪高是多麼的吸引人。

如果在海上颱風警戒時被海巡看到,

他們會逮捕你, 並且加上罰金, 他接著說。

奇怪的是, 我覺得路上這麼多坑旅客錢的經驗還比較可怕。

但一人高以上這麼棒的頂級浪況,

短板拿在手上卻不能下水, 這是最令我們不解的。

Toumei 說, 通常這個季節在八仙洞浪點幾乎吹海風onshore居多,

運氣好的是我們剛好遇到颱風掃過, 開始帶起陸風offshore,

才會有那天這麼漂亮的浪。

17251892822_36295a8db2_b.jpg

▲大鬍子Dan Malloy

不過, 在東海岸, 其實還有很多更屌更捲的浪點等著, 絕對不會令你們失望。

一邊聽著他滔滔不絕地聊著, 展現出他對東海岸,

有多麼深刻的了解。 讓我們感受到一種台灣sufer的執著,

也發現這邊的浪點是多麼豐富,

往南往北延伸的區域都有其不同最佳衝浪的時間。

Toumei繼續帶著我們介紹著,

當一個熱帶性低氣壓從菲律賓或南海通過時,

會帶起兩個方向不同的湧浪。 這浪點剛好是具有鵝卵石及河口的地型。

截至目前為止, 我們已經有三個浪點的選擇,

還有兩個方向的湧浪去做組合。

看來這次到台灣衝浪, 絕對可以值回票價了。

就在旅程即將結束的尾聲,

從衛星雲圖上看到又一個剛型成的西太平洋熱帶性低氣壓,

雖然尚未到颱風風等級, 但似乎可以帶來一些能量。 實際上,

並不是那麼有效率, 接連著兩天幾乎都是腳踝浪等級,

而且還開始下起了傾盆大雨。

記得那天早上, 看完浪之後, 正當失望想回頭先吃個早餐,

浪況卻從原本隨機產生的胸腰浪, 開始越拉越高。

這時候海像突然改變, 海水似乎開始滾了起來。

我們立馬鞍上衝浪板與攝影器材上車, 先沿途把每個浪點都先看過。 從遠方, 我

們看到一個海角, 捲起又大又有氣勢的左跑浪。 看起來好像是珊瑚礁岩岸。

16633443193_5de4052a3a_b.jpg

▲朝著那個方向, Peter和我找到一條小路到海灘,

即時趕到了岸邊。 看到連續幾道浪組, 沿著陡峭的珊瑚礁岩破浪,

帶出完美的橢圓浪管。 這時候原本陰陰的天空雲霧開始散去,

海像也開始變得比較穩定, 浪況變得更順。

真不敢相信, 和Peter剛拿完相機再回來的時候,

浪組已經拉到將近兩人的高度,

海水藍色也變的更清晰透明。 我狂按快門,

試圖留下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畫面。

不過當Dan和Peter划出outside時, 才發現浪況沒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優,

起浪的區域還不是很固定, 有時還有一些小亂浪。 正當還在懊惱時,

突然一個8呎的大浪, 突然在靠近較中間的浪區急速拉起, 把他們兩個捲進去了。

Peter Mendia可沒那麼容易被擊倒,

發揮他多年來在珊瑚礁地形衝浪的經驗,

原本就是goofy的他, 左跑浪一定是他發揮指定打擊的最佳時刻。

順暢又穩定的下浪, 並在浪上炫出連上帝都害怕的carve。

正當準備繼續下另一道浪的時候, 穿著橘色連身工作服的男子出現在岸上,

並開始用哨聲與手勢請他停止衝浪, 暫時還沒人會意過來。

只見海巡回到港口旁的哨所, 還帶了一群穿著同樣制服的同事過來,

沿著岸邊走近他們等浪的區域, 但等到他們就定位已經為時已晚。

Peter就趁著這個最後的小空檔, 逮到一個兩人高的大浪, 還鑽出一道浪管。

此時, 一切的吵雜聲和手勢都停止了下來

斜跑到一個無窮遠, 他們追不上的距離, 那種感覺實在是難以形容。

(翻譯:咻咻)

17066094560_ec6f7532bb_b.jpg

▲彩虹橋上

17065880198_771077b431_b.jpg

▲完美的左跑管浪

16631182114_16278d240d_b.jpg

▲台灣真的是一個美麗的寶島

我們真的要好好保護這個環境

17066092730_a60661a9d2_b.jpg

▲上衝浪雜誌的阿伯

超屌

17067433409_5ed1cef450_b.jpg

▲八仙洞的優秀浪壁

真棒

————————————後記————————————
本篇文章真的很謝謝咻咻的幫忙
沒有他就沒有這一篇文章


文/圖:強尼

覺得強尼的文章生動又有趣嗎?
快來 follow 他的粉絲專頁 衝浪·旅遊部落客強尼

Author: OUTSM

用OUTSM, -找到一起揮汗的運動夥伴 -帶你入門新的運動項目 -讓群體的力量維持你運動的動力

發表迴響